畫風百變小渡渡

暗墮

  「經過多次協議,決定由以上三位審神者來進行拔禊,由於拔禊對象的編號109本丸是全刀帳狀態,因此此次任務會比以往更加艱難,請多加注意,那麼,祝諸位順利。」

傳令用的式神在完成任務後就變回一張人形白符,已經無用的白符飄落到地上,被最年幼的審神者撿起後丟進取暖用的炭火裡,炭火和正在被燒毀的白符被白色的瓷器裝著,審神者蹲在瓷器旁邊搓著雙手,想讓身子暖和一些,

  「啊~抱歉,打刀有一把跑過去了,誰幫忙抓一下!」

通訊用的式神符紙傳來中年男性的低沉嗓音,語氣輕鬆的讓人以為他只是在和誰玩抓鬼遊戲,

  「欸!不可能不可能,我這裡脇差還沒處理完!」另一張符紙傳出女性同僚的回應,也隱約的可以聽到武器相撞的鏗鏘聲,

聽完兩位同僚的對話後,正在取暖的審神者站起身,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血漬,然後從桌上拔起剛才插上去的短刀,一甩,一道短短的弧形血漬落在榻榻米上漸漸暈開,

  「吾,接手。」一邊對著符紙說話,一邊走到外廊上,年幼的孩子持刀等待從轉角出現的付喪神,

  「可以嗎?那把刀可是…」「無妨。」從女性同僚兼友人的聲音察覺擔憂,幼年的她很快的回應對方,同時也握緊了手中的刀,

一抹帶血的紫從轉角映入視野,本該碧綠的雙眸早已被赤紅吞噬,總是微笑的唇如今掛著一條血跡,而胸前那朵總是處於盛開狀態的牡丹也早已染血凋零,

  「實是,些欠風雅。」語落,隨著那抹紫的倒下,年幼的孩子將短刀收回腰後的刀鞘,看了一眼已經不會動的付喪神後,從黑色的振袖裡取出了一朵完好的紅花,

  「願汝不在黃泉迷失方向。」像是怕吵醒對方似的悄悄蹲在付喪神身旁,將彼岸紅花輕輕放上原本有牡丹綴著的位置後,年幼的孩子起身,頭也不回離去。

 

评论

热度(2)